彩虹灵雪

身兼数职,懒癌晚期,本命安定,不定期更新的学生党!
目前沉迷工作细胞中(白赤真好吃
树树和嗜酸性球小姐姐是我的!
一个过气的写手

说一点碎碎念。
今天是我的生日:7月12日
玩刀乱也有一年多了,也没有想到自己真的会坚持下去啦,还在几天前把一队毕业了……
我本质上是一条咸鱼,写文什么的也是兴趣啦,再加上马上初三了,也是会很忙,所以想趁暑假尽量更新。
很感谢关注我的小伙伴,彩虹今后也会一直坚持下去的。
过几天就把贺文放上来吧,要一天写完果然不太现实呢。
这个就不打tag啦,毕竟也只是一个碎碎念呢(笑)
最后的最后,祝我生日快乐。

迦勒底的继任者 part1

*其实只是无聊时的一个脑洞而已,写着玩的

*小学生文笔

01.

to 末末:

学姐,当你看到这封邮件时,我应该已经失踪了好几天的吧。

这只是我的一个应急措施而已,一旦我有一周以上都没有进行电子产品的使用的话,这个邮件就会自动发给学姐的说。

所以呀,我也不知道我现在在哪里,可能死了,也可能躲在哪个地方吧。

不过,不管发生什么了,我都有一些事情要拜托你。

我的迦勒底,就拜托给末末你了。

这是我作为某个世界的,48号御主的委托。

因为我相信,如果是学姐你的话,就一定可以好好对待那些从者的。

那么,就再一次拜托你了,末末。

from 彩虹

02

当末末收到这个邮件时,整个人都是懵逼的。

虽然刚开始时还有一些些兴奋的,但看完邮件后还是不禁感叹到果然是彩虹这家伙的作风,完全不知道她的脑回路是到底是怎么构造的。

所以说有这种闲工夫的话,还不如给自己装个定位设施呢!

不过彩虹说的也没有错,她的确是失踪了。

准确一点来说的话,是被她本丸的付丧神给神隐了。

虽然时之政府一再强调了真名的重要性,但是近几年来,被付丧神所神隐了的审神者依旧有,并且还有在不停上涨的趋势。

而彩虹,现在就是被神隐而不知所踪的审神者中的一员。

也不知道她为什么会泄露自己的真名,当然,也可能不是她暴露的,是她家付丧神不知道怎么得知的。

“但果然还是想不通啊……”

不过现在这些事都与现在的末末无关,时之政府已经在调查了,虽然不一定可以查出些什么。

“迦勒底吗……”看着面前的邮件,末末喃喃道,“嘛,明天就去看一下吧。”

“毕竟这也是彩虹的委托呢。”

03

末末与彩虹原来是不认识的。

这也是当然的,一个是审神者,另一个则是某迦勒底的第48号御主,这两人认识的话才有鬼啦!

不过后来在因为各种各样原因,两个人后来就渐渐成为了朋友,也会互相给对方讲一些自己的职业生涯。

就比如彩虹常常吐槽自家迦勒底有多么糟心,那些爱搞事的英灵们整天都停不下来。

而末末就会讲一下自己家本丸所发生的一些趣事。

在此过程中,两人渐渐对于对方的生活都感到很期待。

然后,在末末长期的努(坑)力(蒙)推(拐)荐(骗)之下,彩虹加入了时之政府,成为了一个审神者。

值得一提的是,末末也曾经向迦勒底提交过入职申请,但却迟迟没有回音。

后来才知道是被时之政府那边驳回了,至于理由的话,好像是因为末末作为一名资深审神者,其战力在溯行军战场上有着十分重要的作用,所以他们拒绝兼职更拒绝跳槽。

末末直至今日还记得她当时得知这个消息时候的无语:

感情是自己太肝了才会这样啊,早知道会这样她当时是不是就应该好好的当一条咸鱼啊喂!

不过现在说这些也没有意义了,末末停住了脚步,望着眼前的建筑,“到了呢。”

人理保障机构——迦勒底已到达!

04

“你好,请问一下在哪里可以查询信息吗?”

“啊,就是这里,不过请你稍等一下,”眼前的黑发少年低着头正在处理着什么,过了一会儿,他抬起头,“现在好了,这位小姐,请问你要查询什么?”

“我希望可以知道编号为20040712的御主的迦勒底近况,以及她最近一次进入迦勒底的时间,这个可以吗?”

“嗯,不过要稍等一下,”这样说着,黑发少年又低下了头,也不知道在做些什么。

“话说回来,你是位新人吧,又或者是某位御主的家属?”黑发少年说着,不过手上的动作还是没有停下来,“嘛,你也别看我这样,虽然看着像一个新手,但是我其实也在这边工作了一段时间啦。”

“其实……应该不是啦……”

“诶……?”黑发少年又一次停下了手中的工作,“先不管这些了,你要找的东西,我已经帮你找到了。”

“嗯……我看一下啊,”少年快速浏览着资料,“编号:20040712,御主姓名为彩虹,目前迦勒底状况良好,只不过最近一次进入迦勒底的时间,这就有些问题了……”

少年抬头看着末末,缓缓说道:

“时间显示的是……一周前。”

05

果然啊……

看着眼前的资料,末末不禁叹了一口气。

原本还在想着,彩虹那家伙会不会躲进迦勒底,现在看来,果然不在啊……

虽然说本来就没有抱着多大的希望,但在看见了事实之后,内心的失落感果然还是很大的啊……

看着眼前查询到的信息,黑发少年微微皱起眉头,随后又看向了末末。

“你,应该知道什么事吧?”

是的,她不仅知道,而且还是专门为此而来的。

TBC

论那个迦勒底的御主 2

灵感来了就写了下去

两个总司吹的日常

6.不知道什么时候起,迦勒底有了一个大型的组织,其名为:

——【冲田总司后援会】

当然,说是大型组织,成员只有两人而已。

没错,就是御主与友人小姐。

不过好像组织最近在内讧,好像是因为团长的问题来着……

据说两人似乎谁都不愿意退步,都想要当团长。

至于副团长,那是不存在的。

所以基本上两人每天都会打一架……

迦勒底的大家也从原来的担心到现在的麻木了……

“轰!”

“你别想跑!这次一定要选出团长!现在不是你死!就是我活!

“那两个选项都是一样的吧喂!说到底都是你赢吧!还有,我怎么可能会停啊!又不是傻,不知道友人你练剑啊喂!被砍到的话一定要GG的吧!”

“你们两个!给我适可而止吧!要打到外面打去!知不知道后勤修地板超累的啊喂!”

看着她们离开的身影,我不禁感叹道,习惯真的是一个很可怕的事情呢。

7.【旧剑pick up】

御主看着在地上一张又一张的礼装,满脸黑线……

“这池子怎么这么毒……都是礼装,但我想要旧剑啊!”

“唉……算了,去找总司求安慰吧qwq……”

【几分钟后】

御主看着剧情。

“哇!旧剑怎么这么帅,这么温柔……我要吹爆他!”

友人在阴影处看着一脸痴汉笑的御主,微微一笑。

“计划成功,这下,我就是【冲田总司后援会】的团长了!”

然而并没有……

因为抽旧剑失败的御主哭唧唧的去找总司求安慰了……

8.【本能寺活动开了】

御主表示自己没石头了,不能把总司二宝了……

友人在一旁表示谁让你之前抽旧剑用了那么多石的,遭报应了吧。

御主表示,虽然我没有出旧剑,但是我复明了啊!

并且是在非孔明pick up抽出来的。

友人表示并不想和你这个欧洲人说话。

似乎知道为什么御主没有旧剑了呢……

9.【明治维新活动开启】

这次有势力战,分为织田幕府和新选组的战争。

其实御主原来想直接选新选组的,但是被友人小姐阻止了。

后来两人在经历了长时间激烈讨论后,最终选择了:

加入新选组。

讨论前与讨论后的结果有什么变化吗?我不禁问出了声。

没有啊,御主表示。

所以讨论有什么用吗?

“显得我们很重视这件事情,顺便给织田幕府一个面子。”友人说。

nobu等人表示mmp并且说我们不需要这个面子。

10.明治维新的boss是土方岁三

这原本是没有什么问题的。

但是后来场面就一度陷入了混乱。

因为那位鬼之副长,当着御主与其友人的面,在 说 总 司

友人默默拔出了刀,御主默默给友人上强化魔术。

竟然让她们联手了……

我心里在为这位鬼之副长默哀

一旁的冲田小姐已经在为他点蜡了

所以说,千万不要惹无脑吹生气啊……

否则你会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的

并且会死的很惨(微笑)

论那个迦勒底的御主 1

日常系列

想到哪就写到哪

短小,混更(bushi

1.御主应该是一个很神奇的人……

当然,神奇的还有她的友人……

2.众所周知御主是一个总司吹,脑残粉级别那种……

于是每一次总司出战的时候都可以看见以下这个场景:

御主坐在一边,底下还铺了个垫子,垫子上摆了茶啊,点心啊什么的,最主要的是,御主手持荧光棒,后面还挂了个横幅……

而我们的御主,正在一旁疯狂打 call中……

喂!拜托你起来好不好!赶紧来后勤支援啊!伊利亚小姐都重伤了啊喂!这里又不是粉丝见面会啊喂!

3.当然,御主在某些时候还是比较靠谱的。

御主:总司加油!总司果然世界第一厉害第一好!(已过滤2w字请放心食用)

【冲田总司重伤退场】

御主:mmp!哪个挨千刀干的!看我不把他打的连父母都认不出来我就不是你们的master!

伊利亚:master你冷静一下啊!

好了,当我什么都没有说过【冷漠脸】

4.其实我还挺希望御主的友人是我们的master的。

至少她一般来说还是挺正常的。

只要不涉及到总司的事情。

5.其实我以前一直认为,御主才是真正的总司吹,至于友人小姐只是一直在陪她胡闹。

直到那天,我才改变了我的看法。

我也才知道,同样是总司吹,但是对待总司问题的态度却是完全不同的。

总司被人打伤了时:

如果是御主会先诅咒那个人(虽然并没有什么用),然后在伊利亚等人的劝说下,放弃与对手打一架的想法。

但如果是友人小姐的话……

会直接拿一把剑轮上去,不管三七二十一,先把对方打伤缓解愤怒再说。

我也是当时才知道为什么迦勒底的地板总是破了……

真是辛苦后勤了……

以前还在感叹友人小姐真是艰辛的我,现在想想,还是太年轻了啊……

“未来”的加勒底与“现在”的少女


*给末末的文,为此感谢她的帮助

*日常的小甜饼,温暖人心

*我抽到武藏了hhhhhhh

*@末末末未ஐ 

*日常ooc预警

那么,以下为正文

01


【这已经是多少天了呢?】

已经好多天了吧……

【什么时候才可以见到她呢?】

可能再也见不到了吧……

【因为她已经——】

因为我已经——

——————o(≧v≦)o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这是……”樱发少女有些茫然的看着四周,周围陌生的景象让她有些惊讶。

周围是十分现代的场景,整个屋子都十分整洁。

呃……大概如此吧。假装让自己没有看见那凌乱的桌面,樱发少女这么想着。

嘛,不管怎么说,总之先看看有没有一些可以用的东西,先看看这里是哪吧。

“咔嗒”从门那边传来了被钥匙打开的声音,樱发少女有些警惕的看着四周,长年累月的战斗让她下意识地拿着手中的刀,站在门前,仿佛随时都会砍上去一般。

“我回来了,啊,今天可真累啊……”少女从门后出现,“话说回来,有人在家吗?诶?”

两人相视着,随后门后的黑发少女一脸惊恐的的叫着。

“诶????”

“诶———————?”

“一定是我的打开方式不对啊喂!门里为什么会有总司啊喂?!”

这么说着的少女又一次关上了门,然后又一次打开。

嗯,很好,什么都没有发生变化……

“what?!我是在做梦吗???”

依然收获了少女惊讶的表情呢……

樱发少女愣了愣,随后小心翼翼地说:“是……master吗?”

就像条件反射一样,少女下意识的回答道:“嗯,对,总司,你有什么事吗?”

等到说完才反应过来的少女有些懊恼的说:“稍等一下,你是总司吧!是那个总司吧!fate的总司吧!所以说为什么你会在这里啊喂!是系统抽了吗?还是我在做梦?”

“master,请先冷静下来,”看见自家的master虽然很开心,但还是要先和master解释好这个问题,“其实是这样的……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在几分钟前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啊,怎么还不上线啊……”总司看见空无一人房间,心中不免有些感叹,“这是第几天了啊……怎么还不上线啦……”

这里是加勒底,而她则是其中的一个从者——冲田总司。

她知道这个所谓的拯救人理只不过是【玩家】眼中的一款游戏而已,其实这种事情,加勒底的每个人都知道啦。

只是大家都依然遵守着【游戏的规则】,陪着各位御主来拯救世界而已。

“不过还是有些过分啊,在这样下去,马修小姐身边都要长蘑菇了啊……”

没有人知道御主是什么时候离开的,在大家都注意到的时候,master早已经消失了,并且在也没有出现了。

其实最伤心的还是马修小姐了,到现在还在角落里画圈圈,嘴里还念着,“前辈对不起。” “前辈什么时候回来啊。”这类的话。

其实她什么也没有做错,毕竟谁也不知道master离开的原因,倒不是说master就是这样的人,有什么事会一个人扛着什么的,而是真的没有人知道master在哪儿,就像她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。

“不知不觉已经走到了管制室啦……等等,为什么会有一堆人围在那里。”感到有些不妙的总司赶忙追了过去,就看见了一堆搞事精围在那边。

马修:“那个,确定通过灵子转移就可以找到前辈了吗?”

梅林:“马修小姐放心,灵子转移系统已经被我们这些caster给改良过了,应该可以锁定master的位置,嗯,大概吧?”

兰斯洛特:“大概是什么鬼啦!总之我不同意马修做这么危险的事情!”

梅林:“你难道不信任梅林大哥哥我的实力吗?”

兰斯洛特:“我相信你有这个能力,但正因为是你我才不信任啊!总之我不同意马修做这么危险的事情!决对不同意!”

然后两个人就吵起来了,虽然说更像是兰斯洛特单方面与梅林抗议。

不过他们刚刚好像说什么,找到master的位置了?

这时的总司,显然还没有意识到一个大危机正在向她袭来……

就在总司思考的时候,兰斯洛特是在无法忍受了,于是就一剑向梅林劈了上去。

然而,非常不巧的是,梅林他用幻术避开来了。

然后这剑就劈在了管制室的控制台上……

“警告!警告!灵子转移即将启动!”

“诶?怎么,怎么回事?”马修慌张的问。

“不……不知道啊!”工作人员说着,“并且,这,完全停不下来啊!”

“诶??!”

“时间确认”

“地点确认”

“灵子转移,开始”

“冲田小姐!小心!”

“诶?”不知什么时候,巨大的漩涡出现在了总司身边,她刚刚想要躲开却又被巨大的引力给吸了过去,随后,陷入了一片黑暗。

等到醒来时,就发现自己处在了一个陌生的地方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—回忆结束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所以说,这就是你过来的原因吗?”少女问。所以说,什么时候灵子转移可以打破次元壁了,她也想试试啊!

“是,那么master……”

“嘛,叫我末末就可以了,毕竟这里是现世,在叫master就感觉有点怪怪的了。”

“好,那么,末末,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?”

“这个先不急,总会有办法的,比起这个,总司,你想吃什么?”

望着末末闪闪发光的双眼,总司实在不好意思说出拒绝的话,“那,随便吧……”

“呦西!为了总司!我一定会努力的!”

看着自家身后仿佛燃烧着火焰的master,总司有种不好的预感……

自家master突然觉醒了奇怪的属性,怎么办?在线等,急!

当天晚上:

末末:彩虹,我好像见到总司了!

彩虹:……

彩虹:末末,你没事吧……

末末:不是你想的那样!是真的!

彩虹:我知道你是个总司吹,和我一样,但是末末,中二是种病,得治……

末末:……

末末:再见…… 和善的微笑 jpg

彩虹:???

彩虹:我说错什么了吗??

“唉……真是的……怎么不相信我……”

“等等!总司,你不要去那个房间啊!”

末末酱,大危机!

tbc

论家里的那棵柿子树

*乡村paro预警
*群里的脑洞产物
*鬼知道为什么我又开了新坑
*剧毒系列
*全程高能!
*短打,一发完结

正文:
我们左文字家有棵柿子树,这是全村人都知道的事。
为此,我高兴了好久。
——毕竟全村就我们家有。
我们家不算富裕,毕竟虽然人多,劳动力多,但是一家四个人,这开销也大。
——更何况我和三哥都只算半个劳动力。
不过多亏了我二哥的精明干练和节俭,我们家也没穷到哪里去。
秋天是我最期待的季节,因为一到秋天,柿子就都成熟了,红彤彤的,就像一个个红灯笼高高挂在树上。
三哥最喜欢吃柿子了,每次到秋天他都很兴奋,天天望着柿子树,就盼着柿子快点成熟。
到了秋天后,二哥白天都会去做生意,然后到晚上时,在房间里点一盏煤油灯,与大哥一起坐在炕上数着今天的收成。
宗三:家里米又吃完了,明天再带几斤柿子去卖……顺便再扯几块布让隔壁婶给彩虹小夜做几套衣服。
江雪:这个世界充满了悲伤……
比如说像以上的对话一样。
秋天一到,村里人就开始忙碌了起来,要赶着收作物什么的,我们家也不例外。
嘛……大哥和三哥要去干活,二哥又要去做生意,所以被留下来的我就有了一个重任,那便是……
——看着柿子树,不要让吃的被别(鹤)人(丸)给偷走了。
所以在每到秋天,村里人都可以看见在左文字家的柿子树下,有一位蓝发的少女,一手拿着竹竿,一手拿着柿子,或坐或站着,像守门的门神一样守着那棵柿子树……
不知道还以为那树下有宝贝呢……
不过嘛……这也算是秋天的一个标志呢。
有句古话说的好:人有三急,就算是我也不可能一天到晚守着柿子树。
于是乎,经常在我去上趟茅房回来,就可以在树上看见一个白色身影,在摘柿子。
“鹤丸国永!”我咬牙切齿的说道,“怎么又是你!”
“哦呀!”被称为鹤丸国永的人丝毫没有受到惊吓,反而转过身来,笑嘻嘻的看着我,“嘻嘻,有被我吓到吗?”
“没有,”我丝毫没有给眼前的人留情面,反而撸起袖子,握紧拳头指着他,恶狠狠地说,“反倒是你,快给我滚下来!”真是的,偷吃我家柿子还笑嘻嘻的,等他下来后看我不把他揍成一只废鹤!
也不知鹤丸是看出了我的心事还是他本来就这样又或者是怎么的,反正他站了起来,听了我的那些话,也不恼,仍然笑嘻嘻的看着我。
“哎呀,鹤想起来今天还有事,所以我就先走一步了。”说罢,他跳向隔壁的围墙,稳稳的站了上去,又回头看了看我,得意洋洋的举起手中的柿子,像是在挑衅一般,随后又跳了下去。
我气不打一处来,立即抄起手边的竹竿,扛着那家伙就冲出家门,向鹤丸国永的身影追去。
“鹤丸国永!!!你给我把手中的柿子放下来!!!那是我家的!你凭什么偷!你有本事偷柿子,没本事还柿子啊喂!”我一边拿着竹竿,一边追着鹤丸国永说道。
“嘛,鹤也是一只追求自由的鹤,你说停就停,那算什么嘛!”
“你!你!真是的!看我追到你后不把你做成烤鹤!”
这种情况十分常见,基本上在每年秋天的每天都会上演一次,已经可以算的上是村中的一条与众不同,独一无二,独特的风景线了。
对此,大家已经习以为常了,甚至还会坐在一遍看着好戏,倒也挺有意思的,至少为这枯燥烦闷的乡村生活增添了几分乐趣。
虽然曾有人试图以此来开赌局,不过他们很快就放弃了。
因为……
无论怎么跑,彩虹永远都跑不过,追不到鹤丸……
彩虹:强颜欢笑.jpg
又一次追了鹤丸大半个村子,却依然没有追到鹤丸的彩虹气喘吁吁的半蹲着“真……真是的……看我下次……下次……不把你做成烤鹤……我……我就不是……左文字……家的人了……呼呼……”说罢还狠狠地瞪了鹤丸一眼。
装作没听见鹤丸在后面说的“随时奉陪”彩虹调整好心情与体力重新向家中走去。
然后,累了个半死的彩虹刚回到家中,就又发现自家柿子树被人爬了。
这真是……简直了!然!你说!你是不是鹤丸串通好了!你们是不是一起来整我的!
彩虹:好气啊,但还是要保持微笑呢……
而现在肇事者还安详的坐在树上,嗯,并且无视了她……
算了……随她去吧……彩虹强忍住自己内心想要打人的冲动,默默地叹了口气。
阿然姐和阿晨姐算是我们几个孩子中比较惨的几个了,虽说同一村的人,并且也算的上是邻居的关系,每年柿子成熟时都会给大家发柿子什么的……自然,不动他们一家也会有几个。
但是……以不动婶的性子,柿子哪会给然和晨啊,估计如果不动叔叔不要的话,柿子会直接给卖了吧……
虽说哥哥们叫我不要多管闲事,做好自己的本分就好了,但我还是忍不住,每一次都会偷偷跑去塞给她们几个,让她们快点吃,免得让不动婶发现。
然我是不知道,但晨的话……我估计有八成可能性会给粟田口家的一期一振吧……
不,不是八成可能性,是一定,百分之百!我看着刚刚从门前走过,拿着个篮子朝粟田口家走去的晨,心中默念道。
“呐,然!”我郁闷的向然开口。
“嗯?怎么了?”大概是没想到我会突然开口,然有些疑惑的问道。
“我有点事,想出去一趟,帮我看一下柿子树怎么样?”
“……嗯……这个嘛……”
“五个柿子……”
“成交!”
唉……我就知道没这么容易,算了,五个柿子就五个柿子吧,也不算太多。
我叹了一口气,随后又出门去。
门外正吹着风,略带凉意的天气提醒这人们秋天的到来。
我郁闷的走着,不知不觉便来到了河边。
像往常一样,雪灵正在河边洗着衣服,仔细一看的话上面还有着柿子所留下来的污渍。
等等……柿子?
一想到这柿子,我就气得不行,真是的……又让那家伙跑掉了……
“呐,雪灵,”我有些郁闷的问道,“我跟你哥有什么仇什么怨,每年也会给你们家柿子……我就搞不懂了,为什么你哥他还要来偷,一次两次也就算了,真是的,还死不悔改!”
哼,提起这事我就来气,真是的,什么仇什么怨啊!
“嗨,我哥这性子,也不是一天两天了,你们也应该都知道,他这人,喜欢追求刺激,”雪灵一边洗着衣服,一边安慰着我,“简单来说,就是爱作死,你也别生气了,消消气。”
“再说了,你生气也没用啊,你又追不到他。”
雪灵说的道也是事实,我的确从开始到现在一次都没追上他。
哎……算了,不想了,就这样吧反正他下次要再敢来偷的话,我照打不误!
又跟雪灵聊了几句就回家了,感觉心情好了不少,对了,不知道然那边怎么样了。
刚一回到家,眼尖的我就发现了在树下的落叶。
“然,刚发生了什么?”
“彩虹,我跟你说,刚鹤丸又来偷你家柿子了!”
“什么?!又是他!”
“嗯!趁我不注意时拿了好几个呢!“
好你个鹤丸,又来偷柿子,这次不把你打成废鹤我就特么不是彩虹了我!
又一次拿起手边的竹竿,再出门前转头说,“放心,下次我会把柿子带给你的,但现在是没时间了。”说完便一路小跑出去,“对了!柿子树就拜托你了,然!”
嗯?你问我后来?谁知道呢?不过据说那天,彩虹久违的追到了鹤丸,并且把他打了一顿呢(微笑)
今天的村子也是和平的一天呢。

成为魔法师后的刀剑生涯 01

*群里的极化脑洞(群号:633816022)
*小学生文笔,渣
*ooc有,接受不了的话就别看吧
*私设有,多
*可以的话继续^_^

正文:
鲶尾觉得自己现在整个人,哦不,刀都是蒙着的。
看着在自己身边,玩着自己长发的主君,他整个人都是崩溃的……
关于这件事,具体来说要回到几分钟前。
几分钟前……
鲶尾看着四周一片纯白的世界,心中却充满疑惑。
他之前收到了召唤,原本应该作为刀剑付丧神显现在审神者面前的,但却没想到睁开眼就是这个场景。
一个人毫无目的地徘徊着,但却始终无法找到从这里离开的的方法,心中不由得有些烦闷。
“喂!”天空中突然传出人声。
“是谁?”鲶尾警惕的环顾四周,但却并没有发现人影。
“咳咳,少年啊~为了保护历史,为了守护和平,请与我签订契约,成为马猴烧酒吧!”
“……蛤???”
话音刚落,耀眼的白光从鲶尾身边散发出来,晃的人睁不开眼。
“等等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!”鲶尾有些惊慌,但不久他的身影便消失了。
等鲶尾再次睁眼时,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一位少女,而她身上传来的灵力波动向鲶尾证明了她就是审神者。
“我是鲶尾藤四郎……”一遍说着熟悉的开场白,一边环顾四周。
嗯…是间很普通的本丸,没有什么异常……
嗯……等等……好像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,为什么,头发那么紧呢?
“诶~好像与其他本丸的不一样啊……”审神者歪了歪头,“不过,高马尾真的也很可爱啊!”
等等……高马尾!?
鲶尾颤抖着摸了摸自己的头发,原本应该松松垮垮随便扎成一把的头发,现在正高高束起,正是传说中的高马尾!
等等,所以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啊!先不谈这高马尾了,这迷之像裙子的服装是怎么回事!我又不是乱啊喂!还有这高跟鞋又是什么鬼啦喂!
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,鲶尾将自己的本体拿了出来……
为什么刀上会缠绕迷之黄色光圈啊!还时不时发出“噼里啪啦”的声响!不会是电流吧!不对啦!为什么刀上会有电流啊!
看着自家鲶尾越发阴沉的神情,审神者有些担心的问:“你……没事吧……”
这种情况下怎么可能没事啊!虽说鲶尾很想吐槽,但出于礼貌还是回了句“还……还好……”
“唔……没事就好……对了!我叫鸢,请多关照!”少女很有活力的说。
“对了,主君。”
“嗯?”
“我……好像有大麻烦了……”
回到现在。
鲶尾用了几分钟跟鸢说明了情况,只听见玩着他头发的那人缓缓说:“你是说……你莫名其妙的变成了这个样子,也莫名其妙的获得了奇怪的能力,对吧。”
鲶尾点了点头。
“所以说……”
“???”鲶尾又不好的预感
“你是魔法少女对吧!”
“蛤???!!!”不不,主君,你找错重点了吧啊喂!
鸢看着对面人一脸惊恐的样子,不由得笑了笑,“好了好了,关于这件事,我会跟时之政府总部说的。”
“比起这个……”
鲶尾又一次升起了不详的预感。
“本丸电路有些问题,可以帮我握着这个电风扇插头吗?”
鲶尾一脸生无可恋的想到:
这破本丸吃枣药丸!
#恭喜鲶尾成功变成魔法少女#
#鲶尾获得新职业:雷电系法师#
#鲶尾:我有一句mmp现在就要讲#
#鬼知道我写了多久#
#鬼知道会不会有下一篇#