彩虹灵雪

身兼数职,懒癌晚期,本命安定,不定期更新的学生党!

论家里的那棵柿子树

*乡村paro预警
*群里的脑洞产物
*鬼知道为什么我又开了新坑
*剧毒系列
*全程高能!
*短打,一发完结

正文:
我们左文字家有棵柿子树,这是全村人都知道的事。
为此,我高兴了好久。
——毕竟全村就我们家有。
我们家不算富裕,毕竟虽然人多,劳动力多,但是一家四个人,这开销也大。
——更何况我和三哥都只算半个劳动力。
不过多亏了我二哥的精明干练和节俭,我们家也没穷到哪里去。
秋天是我最期待的季节,因为一到秋天,柿子就都成熟了,红彤彤的,就像一个个红灯笼高高挂在树上。
三哥最喜欢吃柿子了,每次到秋天他都很兴奋,天天望着柿子树,就盼着柿子快点成熟。
到了秋天后,二哥白天都会去做生意,然后到晚上时,在房间里点一盏煤油灯,与大哥一起坐在炕上数着今天的收成。
宗三:家里米又吃完了,明天再带几斤柿子去卖……顺便再扯几块布让隔壁婶给彩虹小夜做几套衣服。
江雪:这个世界充满了悲伤……
比如说像以上的对话一样。
秋天一到,村里人就开始忙碌了起来,要赶着收作物什么的,我们家也不例外。
嘛……大哥和三哥要去干活,二哥又要去做生意,所以被留下来的我就有了一个重任,那便是……
——看着柿子树,不要让吃的被别(鹤)人(丸)给偷走了。
所以在每到秋天,村里人都可以看见在左文字家的柿子树下,有一位蓝发的少女,一手拿着竹竿,一手拿着柿子,或坐或站着,像守门的门神一样守着那棵柿子树……
不知道还以为那树下有宝贝呢……
不过嘛……这也算是秋天的一个标志呢。
有句古话说的好:人有三急,就算是我也不可能一天到晚守着柿子树。
于是乎,经常在我去上趟茅房回来,就可以在树上看见一个白色身影,在摘柿子。
“鹤丸国永!”我咬牙切齿的说道,“怎么又是你!”
“哦呀!”被称为鹤丸国永的人丝毫没有受到惊吓,反而转过身来,笑嘻嘻的看着我,“嘻嘻,有被我吓到吗?”
“没有,”我丝毫没有给眼前的人留情面,反而撸起袖子,握紧拳头指着他,恶狠狠地说,“反倒是你,快给我滚下来!”真是的,偷吃我家柿子还笑嘻嘻的,等他下来后看我不把他揍成一只废鹤!
也不知鹤丸是看出了我的心事还是他本来就这样又或者是怎么的,反正他站了起来,听了我的那些话,也不恼,仍然笑嘻嘻的看着我。
“哎呀,鹤想起来今天还有事,所以我就先走一步了。”说罢,他跳向隔壁的围墙,稳稳的站了上去,又回头看了看我,得意洋洋的举起手中的柿子,像是在挑衅一般,随后又跳了下去。
我气不打一处来,立即抄起手边的竹竿,扛着那家伙就冲出家门,向鹤丸国永的身影追去。
“鹤丸国永!!!你给我把手中的柿子放下来!!!那是我家的!你凭什么偷!你有本事偷柿子,没本事还柿子啊喂!”我一边拿着竹竿,一边追着鹤丸国永说道。
“嘛,鹤也是一只追求自由的鹤,你说停就停,那算什么嘛!”
“你!你!真是的!看我追到你后不把你做成烤鹤!”
这种情况十分常见,基本上在每年秋天的每天都会上演一次,已经可以算的上是村中的一条与众不同,独一无二,独特的风景线了。
对此,大家已经习以为常了,甚至还会坐在一遍看着好戏,倒也挺有意思的,至少为这枯燥烦闷的乡村生活增添了几分乐趣。
虽然曾有人试图以此来开赌局,不过他们很快就放弃了。
因为……
无论怎么跑,彩虹永远都跑不过,追不到鹤丸……
彩虹:强颜欢笑.jpg
又一次追了鹤丸大半个村子,却依然没有追到鹤丸的彩虹气喘吁吁的半蹲着“真……真是的……看我下次……下次……不把你做成烤鹤……我……我就不是……左文字……家的人了……呼呼……”说罢还狠狠地瞪了鹤丸一眼。
装作没听见鹤丸在后面说的“随时奉陪”彩虹调整好心情与体力重新向家中走去。
然后,累了个半死的彩虹刚回到家中,就又发现自家柿子树被人爬了。
这真是……简直了!然!你说!你是不是鹤丸串通好了!你们是不是一起来整我的!
彩虹:好气啊,但还是要保持微笑呢……
而现在肇事者还安详的坐在树上,嗯,并且无视了她……
算了……随她去吧……彩虹强忍住自己内心想要打人的冲动,默默地叹了口气。
阿然姐和阿晨姐算是我们几个孩子中比较惨的几个了,虽说同一村的人,并且也算的上是邻居的关系,每年柿子成熟时都会给大家发柿子什么的……自然,不动他们一家也会有几个。
但是……以不动婶的性子,柿子哪会给然和晨啊,估计如果不动叔叔不要的话,柿子会直接给卖了吧……
虽说哥哥们叫我不要多管闲事,做好自己的本分就好了,但我还是忍不住,每一次都会偷偷跑去塞给她们几个,让她们快点吃,免得让不动婶发现。
然我是不知道,但晨的话……我估计有八成可能性会给粟田口家的一期一振吧……
不,不是八成可能性,是一定,百分之百!我看着刚刚从门前走过,拿着个篮子朝粟田口家走去的晨,心中默念道。
“呐,然!”我郁闷的向然开口。
“嗯?怎么了?”大概是没想到我会突然开口,然有些疑惑的问道。
“我有点事,想出去一趟,帮我看一下柿子树怎么样?”
“……嗯……这个嘛……”
“五个柿子……”
“成交!”
唉……我就知道没这么容易,算了,五个柿子就五个柿子吧,也不算太多。
我叹了一口气,随后又出门去。
门外正吹着风,略带凉意的天气提醒这人们秋天的到来。
我郁闷的走着,不知不觉便来到了河边。
像往常一样,雪灵正在河边洗着衣服,仔细一看的话上面还有着柿子所留下来的污渍。
等等……柿子?
一想到这柿子,我就气得不行,真是的……又让那家伙跑掉了……
“呐,雪灵,”我有些郁闷的问道,“我跟你哥有什么仇什么怨,每年也会给你们家柿子……我就搞不懂了,为什么你哥他还要来偷,一次两次也就算了,真是的,还死不悔改!”
哼,提起这事我就来气,真是的,什么仇什么怨啊!
“嗨,我哥这性子,也不是一天两天了,你们也应该都知道,他这人,喜欢追求刺激,”雪灵一边洗着衣服,一边安慰着我,“简单来说,就是爱作死,你也别生气了,消消气。”
“再说了,你生气也没用啊,你又追不到他。”
雪灵说的道也是事实,我的确从开始到现在一次都没追上他。
哎……算了,不想了,就这样吧反正他下次要再敢来偷的话,我照打不误!
又跟雪灵聊了几句就回家了,感觉心情好了不少,对了,不知道然那边怎么样了。
刚一回到家,眼尖的我就发现了在树下的落叶。
“然,刚发生了什么?”
“彩虹,我跟你说,刚鹤丸又来偷你家柿子了!”
“什么?!又是他!”
“嗯!趁我不注意时拿了好几个呢!“
好你个鹤丸,又来偷柿子,这次不把你打成废鹤我就特么不是彩虹了我!
又一次拿起手边的竹竿,再出门前转头说,“放心,下次我会把柿子带给你的,但现在是没时间了。”说完便一路小跑出去,“对了!柿子树就拜托你了,然!”
嗯?你问我后来?谁知道呢?不过据说那天,彩虹久违的追到了鹤丸,并且把他打了一顿呢(微笑)
今天的村子也是和平的一天呢。

妖灵缭乱 00 【安定线】

*企划paro
*文笔渣,放飞自我系列
*ooc有
*努力不弃坑
*鬼知道我写了什么
*这大概是个序章……


正文:
笛声悠扬。
静谧的夜中传来了悠扬的笛声,伴随着清冷的月光,让人觉得夜,是如此的美好,正像那回忆一样,脆弱又短暂,但是,却让人觉得无比安心。
原本在睡梦中眉头紧锁的少年因为笛声的到来,似乎显得安心了不少。原本紧锁的眉头也渐渐舒展开来。
原本不应该有人的房间之中,却出现了一位少女。
笛声自少女出现后就渐渐消失,少女若有所思的看着少年,随后又环顾四周,最后把目光停在了被放于桌子上的竹笛。
竹笛做工精美,低端还有着一条浅色的流苏,看得出是不久前加上去的。而笛身上若仔细看的话,还可以看见刻在上面的花纹。
少女张了张嘴,想要说些什么,但随后又摇了摇头。
这样就好,这样就可以了……
一阵风吹过,给烦闷的夜带来了丝丝凉意。
而少女的身影也渐渐透明,最终归为虚无……
一切又重回平静,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。
夜,仍是那个夜;月光,也仍是那个月光。
而这样漫长的夜,仍会持续下去,
直到……
黎明的到来……

成为魔法师后的刀剑生涯 01

*群里的极化脑洞(群号:633816022)
*小学生文笔,渣
*ooc有,接受不了的话就别看吧
*私设有,多
*可以的话继续^_^

正文:
鲶尾觉得自己现在整个人,哦不,刀都是蒙着的。
看着在自己身边,玩着自己长发的主君,他整个人都是崩溃的……
关于这件事,具体来说要回到几分钟前。
几分钟前……
鲶尾看着四周一片纯白的世界,心中却充满疑惑。
他之前收到了召唤,原本应该作为刀剑付丧神显现在审神者面前的,但却没想到睁开眼就是这个场景。
一个人毫无目的地徘徊着,但却始终无法找到从这里离开的的方法,心中不由得有些烦闷。
“喂!”天空中突然传出人声。
“是谁?”鲶尾警惕的环顾四周,但却并没有发现人影。
“咳咳,少年啊~为了保护历史,为了守护和平,请与我签订契约,成为马猴烧酒吧!”
“……蛤???”
话音刚落,耀眼的白光从鲶尾身边散发出来,晃的人睁不开眼。
“等等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!”鲶尾有些惊慌,但不久他的身影便消失了。
等鲶尾再次睁眼时,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一位少女,而她身上传来的灵力波动向鲶尾证明了她就是审神者。
“我是鲶尾藤四郎……”一遍说着熟悉的开场白,一边环顾四周。
嗯…是间很普通的本丸,没有什么异常……
嗯……等等……好像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,为什么,头发那么紧呢?
“诶~好像与其他本丸的不一样啊……”审神者歪了歪头,“不过,高马尾真的也很可爱啊!”
等等……高马尾!?
鲶尾颤抖着摸了摸自己的头发,原本应该松松垮垮随便扎成一把的头发,现在正高高束起,正是传说中的高马尾!
等等,所以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啊!先不谈这高马尾了,这迷之像裙子的服装是怎么回事!我又不是乱啊喂!还有这高跟鞋又是什么鬼啦喂!
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,鲶尾将自己的本体拿了出来……
为什么刀上会缠绕迷之黄色光圈啊!还时不时发出“噼里啪啦”的声响!不会是电流吧!不对啦!为什么刀上会有电流啊!
看着自家鲶尾越发阴沉的神情,审神者有些担心的问:“你……没事吧……”
这种情况下怎么可能没事啊!虽说鲶尾很想吐槽,但出于礼貌还是回了句“还……还好……”
“唔……没事就好……对了!我叫鸢,请多关照!”少女很有活力的说。
“对了,主君。”
“嗯?”
“我……好像有大麻烦了……”
回到现在。
鲶尾用了几分钟跟鸢说明了情况,只听见玩着他头发的那人缓缓说:“你是说……你莫名其妙的变成了这个样子,也莫名其妙的获得了奇怪的能力,对吧。”
鲶尾点了点头。
“所以说……”
“???”鲶尾又不好的预感
“你是魔法少女对吧!”
“蛤???!!!”不不,主君,你找错重点了吧啊喂!
鸢看着对面人一脸惊恐的样子,不由得笑了笑,“好了好了,关于这件事,我会跟时之政府总部说的。”
“比起这个……”
鲶尾又一次升起了不详的预感。
“本丸电路有些问题,可以帮我握着这个电风扇插头吗?”
鲶尾一脸生无可恋的想到:
这破本丸吃枣药丸!
#恭喜鲶尾成功变成魔法少女#
#鲶尾获得新职业:雷电系法师#
#鲶尾:我有一句mmp现在就要讲#
#鬼知道我写了多久#
#鬼知道会不会有下一篇#